当前位置:湖北兴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历史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维多利亚公主也是腓特烈三世的皇后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维多利亚公主也是腓特烈三世的皇后
2022-10-01

维多利亚,长公主(维多利亚·阿德莱德·玛丽·路易莎;Victoria Adelaide Mary Louisa; 1840年11月21日-1901年8月5日) 德意志皇后,普鲁士王后。 维多利亚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的长女。 1841年,维多利亚被封为长公主, 她同时也是德皇威廉二世的母亲。

在阿尔伯特亲王的教育下,维多利亚受到了来自自由主义思想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16岁时,维多利亚与普鲁士的腓特烈王子(后来的德意志皇帝腓特烈三世)订婚。 她大力支持腓特烈的政治理念, 夫妻双方都希望普鲁士和后来的德意志帝国能够成为像英国一样的君主立宪制国家。 但由于维多利亚的政治观点和她的英国出身, 她遭到了霍亨索伦家族成员和柏林宫廷的排斥。 1862年,随着维多利亚最坚定的政治对手之一,奥托·冯·俾斯麦的上台, 维多利亚与柏林宫廷之间的隔阂逐渐增大。

维多利亚只当了99天的德意志皇后和普鲁士王后, 这使得她对德意志帝国政体所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 1888年,腓特烈三世因喉癌去世, 保守的威廉二世继承了父亲的帝位。 在丈夫去世后,维多利亚被简单地称为"腓特烈皇后(德语:Kaiserin Friedrich)", 她还在陶努斯山区克龙贝格修建了一座以丈夫名字命名的城堡。 随着女儿们的出嫁,孀居在家的维多利亚倍感孤独。 1901年8月5日,在维多利亚女王去世后不到七个月,维多利亚因乳癌逝世,享年60岁。

维多利亚与父母之间的信件几乎被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其中包括女王写给维多利亚的3777封信 和维多利亚写给母亲的大约4000封信。

1840年11月21日,维多利亚公主在伦敦的白金汉宫出生。 她以她的母亲,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第四子,爱德华王子与他的妻子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的维多利亚公主的独女,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名字命名。 她的父亲是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恩斯特一世与萨克森-哥达-阿尔滕堡的路易丝公主的次子,阿尔伯特亲王。

作为君主的女儿,维多利亚一出生就自动获得了"维多利亚公主殿下(Her Royal HighnessThe Princess Victoria)"的头衔。 1841年1月19日,维多利亚女王授予她"长公主(The Princess Royal)"的称号, 这个称号通常被授予君主的长女。 于是,维多利亚的头衔就变更为"长公主殿下(Her Royal HighnessThe Princess Royal)"。 在她的弟弟阿尔伯特·爱德华王子(后来的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于1841年11月9日出生之前, 维多利亚还一直是英国王位的假定继承人。 她的家人通常简单的称呼她为"维基(Vicky)"或"普希(Pussy)"。

1841年2月10日,在她的父母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上,维多利亚在白金汉宫的正殿接受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豪利的洗礼。 她的教父母包括:萨克森-迈宁根的阿德莱德公主(她外祖父的嫂子,英国国王威廉四世的妻子); 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她外祖母的弟弟,她的舅祖父) ;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恩斯特一世(她的祖父,由保守党领袖第一代威灵顿公爵,亚瑟·韦尔斯利代为出席) ;苏塞克斯公爵,奥古斯都·弗雷德里克王子(她外祖父的弟弟,她的叔祖父) ;格洛斯特和爱丁堡公爵夫人,玛丽公主(她外祖父的妹妹,她的姑祖母) 以及萨克森-科堡-萨尔费尔德的维多利亚公主(她的外祖母)。

在德意志邦联中,普鲁士的威廉王子(后来的德意志皇帝威廉一世)与他的妻子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的奥古斯塔公主与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是盟友。 自1846年起,女王开始定期的与自己的表亲奥古斯塔公主通信。 但是,1848年,柏林爆发了一场革命,女王通过为普鲁士王位继承人在英国宫廷中提供了3个月的庇护加强了两对王室夫妇之间的关系。

1851年,威廉与妻子带着腓特烈王子(后来的德意志皇帝腓特烈三世)与路易丝公主在万国工业博览会期间来到伦敦。 这是维多利亚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年龄的差距(当时维多利亚11岁,腓特烈19岁),但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 为了使他们两人的关系能进一步发展,女王和亲王让维多利亚带领腓特烈参观展览, 在访问期间,公主能够用流利的德语与王子交谈,而王子只会说一点英语。两人的见面十分成功,几年后,腓特烈王子强调了在访问英国期间,维多利亚的天真无邪、博学多才、简单质朴与好奇心强给自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然而,这次相遇不仅仅只有维多利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实际上,这位年轻的普鲁士王子最后还与阿尔伯特亲王分享了他的自由主义思想,腓特烈还对英国王室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深深吸引。 在伦敦,宫廷生活不像在柏林那样僵化和保守,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与他们孩子之间的关系也与威廉和奥古斯塔与他们孩子之间的关系不同。

腓特烈返回德国后,他与维多利亚开始密切的通信。 但在这份新生的友谊背后却是维多利亚女王与阿尔伯特亲王渴望与普鲁士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 在一份女王给她的舅舅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的信中,女王表现出了她渴望自己的女儿与普鲁士王位继承人的见面能够使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为了给维多利亚长公主筹备嫁妆,英国议会决定给维多利亚4万英磅的嫁妆并且每年支付她8千英镑的封禄。 在此期间,身处柏林的腓特烈·威廉四世给了他侄子腓特烈每年9千塔勒的收入。 因此,普鲁士王位继承人的收入无法支付婚礼的预算,也与他的地位及其未来的妻子不相符。他们婚礼的大部分花销都是维多利亚自己支付的。

阿尔伯特王子相信这场英国公主与普鲁士王位继承人的婚姻会被霍亨索伦家族的成员视为荣耀,因此,阿尔伯特坚持认为自己的女儿能够在婚后依旧保留她长公主的头衔。 然而,由于柏林宫廷极度的反英亲俄,亲王的决定只会进一步的激发反对维多利亚的人的愤怒。

然而,引发最多人批评的是婚礼的举行地。对于霍亨索伦家族而言,普鲁士王位继承人的婚礼在柏林举行理所当然。 然而,维多利亚女王坚持认为自己长女的婚礼必须在她自己的国家英国举行并且此项决议最终被女王强制通过。 因此,1858年1月25日,维多利亚与腓特烈的婚礼在圣詹姆斯宫的皇家教堂内举行。

1898年末,维多利亚患上了即使实施手术也无法治愈的乳癌, 医生强迫她长期卧床休养。 到了1900年的秋天,癌细胞扩散至她的脊部, 因此,维多利亚十分担心自己的私人信件(在这些信件中维多利亚详细叙述了自己对在儿子统治下的德国未来的担忧)会落入皇帝的手中。 于是,在1901年2月23日,当维多利亚的弟弟爱德华七世抵达克朗伯格最后一次探望他身患绝症的姐姐时, 维多利亚秘密地委托她的教子兼爱德华七世的私人秘书,第一代赛森比男爵弗雷德里克·庞森比将她的私人信件带回英国。 后来,这些信件被庞森比在1928年编辑发表。

1901年8月5日,在维多利亚女王去世后不到七个月,皇太后在腓特烈城堡内逝世。 1901年8月13日,她被安葬在位于波茨坦的和平教堂的皇家陵墓内, 在她的丈夫腓特烈三世的身边。 她的墓上有一座自己斜靠着的大理石像。 她幼年便夭折的两个儿子也被安葬在同一个陵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