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湖北兴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历史旧房子里的吊死鬼
旧房子里的吊死鬼
2022-07-16

要说老房子没死过人的少,要是正常死亡还好,要是横死的阴魂就会聚集在屋子不散。我听姥姥说,她小的时候隔壁住在一对夫妻,男人老是打女人,大年三十那天他把女人打得满脸青紫,姥姥说她听得真真的,除夕夜里,女人整整哭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男人赌博回来发现女人吊死在家里。

男人毫不怜惜地把女人的尸体,卷在破席子里扔到了乱坟岗。

不久男人新娶了一个老婆,不到一年新娶的老婆就怀了孩子。他们有个孩子,男人到改掉了出去赌博的坏习惯,每天出去干活老老实实赚钱。

也是大年三十的晚上,男人为了多赚钱,在单位加班。他老婆抱着大肚子独自在家过年,心情不好,掉了几滴眼泪。

这时她听见屋里有些异动,不久一根绳子慢慢从房梁上垂了下来。她很害怕,几乎想要夺门而逃。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绳子套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很恐怖。

她尖叫了一声,那一声非常大,姥姥说几乎震得她耳膜生疼。姥姥听见喊声,惊慌地跑到她家窗户下向里看去,看见女人向着了魔一样,把头慢慢伸进绳套了,

就在她要登到凳子的时候姥姥看见她肚子里闪出一道金光,女人瞬间清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掉在房梁上的绳子。

就在姥姥又惊又怕想要转身立刻的时候,猛然瞧见屋里女人的身后站着一个影子,这个影子要把女人推进绳套里。就在这时女人突然哎呦一声,抱着肚子蹲了下去,正好躲过影子的手。

姥姥害怕极了撒腿就跑。

不久那家的男人上吊死了,留下一个寡妇和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姥姥说都是这个婴儿有福救了自己的母亲,而该死的就是那家的男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从波罗的海中的布拉·朱夫鲁岛捡回石头会遭殃的说法,于2004年5月15日得到证实。有人把从岛上捡回来的石头寄到了瑞典的奥斯卡港市政厅,石头旁附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我们在买房后就弄来这些石头,多年来这些石头给我们带来了痛苦和灾难……请帮助我们将它们返回原地。”

这并不是市政厅第一次收到石头和求助信函,但这次是数量最多的一次。2002年4月15日,瑞典西海岸的一名妇女将两年前从岛上带回的石头送到市政厅。当时她带着石头乘船回家时,她的丈夫求她不要带,因为石头会起咒。她笑话丈夫,怎么会如此迷信。可是当他们的船刚离开岛,突然间狂风四起,雷电交加;他们的船在运河水闸被另一只船撞坏。后来,她家的房子遭受霉菌侵袭,花了一大笔修理费。还有,她丈夫出车祸,手臂骨折……她只好“请求市政厅将这些石头返回原处”。

奥斯卡港市政专员彼得·里特朗德说,他们一直在尽全力给予帮助。他说:“如果通过送回石头能减少市民的痛苦,我们何乐而不为?”

从卡尔马海湾突起的布拉·朱夫鲁岛是个自然保护地,严禁从岛上带走任何东西。从远处看,该岛是蓝色的,但在不同的气候条件下,它会改变颜色。一些人相信,除了颜色外,岛的尺寸和形状也会变化,从这些变化中可以预测天气。按照瑞典地质学家的研究成果,“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山”,但由于受侵蚀严重,它已称不上是山了,只不过是块巨大的岩石。

它的红色花岗岩已存在了5.7亿年。岛的形状基本上呈圆形,直径为1150米,最高处海拔86.5米。

布拉·朱夫鲁是“蓝色少女”的意思,它相当于双关语,既指“蓝色的小山”,又喻“黑色女人”(可能指死亡女神海尔)。根据民间传说,该岛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最臭名昭著的魔山。据说,巫师巫婆经常在巨大的“英烈祠”(山洞)聚会,男男女女吃喝、交欢在一起,他们还在洞内练习剑术,他们不会受伤,因为伤口会愈合。岛上密布着许多山洞和孔穴,导游还辨认出巫师可以飞越的“石门”。1965年,瑞士的饱学之士奥拉武·威里刘斯写道:“据说,巫师和舞女们在复活节前三个夜晚举行年会,他们是被大师奥丁召集来此,报告他们的所作所为。”与海尔一样,奥丁也是死亡之神,但在基督教时代,奥丁被贬为恶魔。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尸变是个匪夷所思恐怖至极的词语,指的是死尸受了某些外间因素而突然复活,但这复活的死尸已失了人性,只是一具没意识的行尸。很多人觉得尸变不过是作者笔下的恐怖故事或是民间传说,根本没有任何真实性,可是这样的怪事要是实实在在发生过,不得不叫人毛骨悚然。

民间有一种传说,人刚咽气的时候,活人不能趴在死者的身上哭。因为如果眼泪掉在了死者的身上,死者有可能会借气还魂发生尸变。

那是我极小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只知道满屋子的人都在哭。而床上躺着最喜欢我的太姥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傻傻地看着妈妈,姥姥,还有好多婆婆一起趴在太姥姥的身上嚎头大哭。

我透过缝隙偷偷地向里看,我发现太姥姥的手动了动,很怪异的动作。于是我大叫: 太姥姥动了!

我的声音尖锐,震住了满屋子的哭声,所有人都看着我,瞪大眼睛,这一刻我被吓坏了,还以为我做错了什么事,惹来了那么多严厉的目光。妈妈首先扑过来,抱住我质问: 你怎么跑来了,不是让你在隔壁自己玩吗?

我没敢说话,可是眼睛还是盯着床上的太姥姥。因为我发现她的眼珠在动,于是我指着太姥姥高喊,太姥姥醒了。

所有人又是一惊,这一次她们都转过身去,向床上的太姥姥看去,太姥姥她真的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房顶。

啊!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一声声的尖叫,吓得我哇哇大哭,然后被母亲强行抱走了。

那天夜里家里的大人都一夜没睡,后来太姥姥的房间成了禁区,不准我们小孩子踏进一步,不过我很好奇,经常偷偷地趴在窗户缝里偷看,太姥姥真的醒了,她可以坐起来,还能健步如飞地行走。不过她的眼神特别吓人,有一次我偷看时,看见她面墙而坐对着墙讲话样子非常诡异,后来她突然回头,正好对上我的眼睛,她眼睛里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白的眼球,空洞毫无生气,还有她前大襟上的血,触目惊心,吓得我差点尿了裤子。

而且关于太姥姥的流言也越来越多,总能听见邻居们小声议论,说太姥姥她每晚半夜出门,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第二天附近的邻居家就会有猫狗被咬死,死状吓人,像是被狼扯碎了。上一页123下一页